笔趣阁 > 未分类 > 最好的【年龄差H 1V1】 > 23见一次
    

      也不知道又是怎么一个鬼迷心窍的恍惚,一眨眼,路勉丞已经自动和育成澄并排站在校门外。

      有人打铃骑车从身边擦过,他突然反应过来:“我们在这里干嘛?”

      育成澄头也不抬,飞快按着手机,“等我同桌过来,我们一起去吃火锅。”

      “什么火锅?”

      育成澄一听,紧张起来:“刚才说好的呀,路老师你可不能反悔。”

      他刚才脑袋里稀里糊涂的,根本不记得答应了她什么。

      “我同桌来了。”

      迎着育成澄介绍走来的女生在看到自己后,脸明显一沉。

      路勉丞也认出她,昨天放学后被抓去给老师干劳工,就是和眼前的女生一起。表情冷淡,口气也硬,在他因为想着育成澄走神发呆搞错小点耽误了进度以后,就更不敛藏自己的情绪,无数次路勉丞都错疑她会直接抄起键盘砸自己的脸。“老师,我介意您下次不要再找这位同学帮忙了,他不会算数。”最后老师来验收成果时,她直截了当地说。

      路勉丞自认为不是一个一直受到期待的人,生活中一直缺少积极的反馈,他对自己放任地很过分。自己的错误,知晓明白,能够理解他人的不爽愤怒。但也紧紧是表面上的能够理解。实际上,他无视所有。理所当然的,他对她的指责和愤慨并没有特别的感想,只觉得麻烦。而这种麻烦好像是遇见育成澄以后,才愈演愈烈的。

      这可不是什么积极的信号。

      他下意识脱口而出:“我反悔了,不想去了。”

      育成澄傻眼在原地。

      雪上加霜,同桌也看向育成澄,语气不耐:“他在的话,我也不想去。”

      育成澄立马慌得六神无主:“别别别啊。”

      “不就是吃个火锅,我们俩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况且我和他也不认识,没必要非把我们凑一起。”她说出了路勉丞的疑问。

      “不是啦,我不是非要把你们凑在一起。”育成澄不自然地挠挠脸,组织语言,试图挽留:“嗯……因为今天会和周砥一起,但我现在黔驴技穷…这个不用我特别解释,你们也知道吧。你俩作为我的亲密战友,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可以狠心留我一个人?”育成澄一向是制造情绪感染的实力派,她用可怜的乞求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拼命流转。

      苦于事情的推进,育成澄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思前想后一番,觉得还是得需要群众的力量,更需要伙伴的支援。能够凑齐同桌和路老师同时在场不容易,刚才一收到周砥的邀约微信,她立马断定是个好时机,既然如此,择日不如撞日,现在最佳。

      “他?亲密战友?”

      “对对,我还没向你们介绍对方。”育成澄立马抓住她缓和的档口,煞有介事地抬起左手,冲着路勉丞说:“她是我的同桌,许礼。听我讲了很多关于周砥的事情。”

      又抬起右手,看回同桌:“这位是路老师,路勉丞。我的军师。”

      “路勉丞?”同桌不自觉地提高声音。

      路勉丞已经对这种反应见怪不怪,还在等下一步的咋舌摇头,她露出带着无奈的古怪探究表情:“育成澄,你可真厉害啊。”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后者一愣,得意地应声甩头,鼻子快要长到天上,甜甜地回应:“那当然啦,我是谁呀。”

      “……我没在夸你。”同桌侧脸长叹气。

      什么人才会找boss级别的不良少年做自己的恋爱军师啊。一想到是育成澄干出来的事,又觉得分外合理。

      育成澄有种神奇的影响力,只要跟她接触,很快会被她牵着鼻子走,再一抬眼,想要回头,离对岸早远了十万八千里。她倒也不是什么棘手角色,甚至说接触之后才会知道,除了无厘头、超过常人无法消耗的精力、发散不停的脑回路以外,育成澄单纯得过分,对人和事物总抱有最纯粹的心思。也因为这样,更让旁人无法对她置之不理,担心还不够,唯恐她撇下自己彻底走向歪路。

      看着一旁神色无异刚才还直接冷淡拒绝育成澄的男生,内心更涌起一股自家女儿要被异端分子拐卖欺骗的担忧。不,真正养个女儿怕是都没有这么麻烦。

      昨天“勇斗”跟踪狂,今天更厉害,不过是一会儿没看住她,她什么时候又和路勉丞搭上话了。

      不如说,谁家的女儿能不停卷进各种麻烦事件,和不良少年交好是为了励志推倒帅哥邻居,怕是还没等把帅哥邻居抓到手,就要被自己的好奇心害得学坏、出事、退学。

      想得过头,同桌又头痛起来。

      旁边的育成澄也很头痛,她不知道同桌心里那份快要超过自家父母的沉重责任感,她只知道,路老师反悔,同桌拒绝,选好的时机马上要变成嘴边溜走的肥鸭。

      进退两难,左看右看,她做多选题都没这么为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