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总有OMEGA想上我 > 第十八章/假期(一)
    

      时间一晃来到了年末。

      动力装甲科的学生毕竟不同于普通大学生,没有所谓的暑假,但是冬假长达两个多月,从十二月底一直到叁月初都是假期。

      在桃绮的身上嗅到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之后,夏映光掉头离开了病房,他的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没由来的怒火让他的大脑产生了一阵眩晕,更可悲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不满些什么,无从探究原因的不快感才是最让他生气的东西。

      海风让短暂陷入停滞的大脑再次运转起来。

      不会有错的,那个信息素是塞里弗米斯特的,粗鲁又不知谦逊为何物的气味。

      回想起他那微妙的态度,桃绮还说只是关系不好的同学,真是见鬼了,这女人满口胡言,可信度为零。

      蠢女人,大骗子,活该你躺病房。他在心底咒骂着刚刚还在办理出院手续的少女,事实上对方全然无辜,在进入灾厄现象之前桃绮并没有和塞里弗米斯特有过交流,而塞里弗米斯特进入病房时她还没有醒过来。

      正因为如此才值得生气。

      在夏映光怒火中烧的时候,桃绮睁开眼睛,带着那种刚刚睡醒的人特有的傻乎乎的表情,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皱起眉头:“好恶心,身上有股味道,我要去洗个澡。”

      她大概以为那是汗水或者灾厄现象的中心留下来的味道。

      连被路过的野兽打上标记都不清楚,这女人真是太蠢了。夏映光想。初冬时节,枯黄的落叶在地面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如果是更北方一点的位置会有漂亮的雪景,但学园的位置在南方的海岛上,只有夹杂着湿气的海风吹过耳际。

      夏映光踢起堆在一团的枯叶,叶子像蝴蝶一般从空中翩翩落下,被风一吹,在地面呈现出美丽的波浪。

      他捡起一片落叶,金色的边缘一碰就碎了,他把枯叶攥在手心,用力捏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碎块,好像这样就能把对少女的不满揉碎一般——笨蛋桃绮,一点防备心都没有,明明只是个一事无成的alpha,要是来的不是塞里弗米斯特,而是他——

      夏映光顿住脚步。

      那张向来冷静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与年龄相衬的茫然。

      说到底,他究竟是以什么立场来生气的呢?

      虽说桃绮是他的婚约者,但两人并非是互有好感的恋爱对象。

      因此要求对方的忠诚心也是没道理的。

      不不不,比起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

      为什么会生气呢,他在心底诘问自己。

      ◇

      “新年快乐,桃绮,要回家了吗?”

      “是的,新年快乐,梅洛蒂。”

      教学楼的走廊上传来其乐融融的对话。

      今天是假期的前一天。

      不时可见打包好行李,准备回家的学生。

      母亲今年也要执勤,大概率是不会回家了。但是能休假这件事本身还是值得高兴的,最重要的是,今年在夏映光的鞭策下,桃绮以超过及格线一分的成绩顺利通过考试,免遭留级的厄运。

      这学期最大的收获,除了成绩以外,大概还是和班上同学们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和女性beta们能在一起聊聊天,和其他人也能向普通同学一样点头问好,对桃绮来说,和一年级时在班级上如同浮冰一样被孤立起来的气氛相比,现在已经是春天的感觉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一切都是拖夏映光的福。

      满怀虔诚的感谢之情,桃绮来到夏映光的房门前。

      咚咚咚地敲响门,啪地一声从里面打开了,夏映光的脸色臭的像是熬了叁天的夜,用显而易见不善的语气说:“有什么事情?”

      “今年要回家吗?我家里派了车过来,可以顺路载你一程。”如同没察觉到即将爆炸的炸弹,少女笑眯眯地问。

      这点让夏映光脸色更臭了。

      “才不要,我要等爷爷开完会。”

      “欸——夏教授吗?”

      话说回来,你们今年是回本市吗?

      桃绮所说的“本市”,指的是距离学园岛一百二十公里外的第七都,临近海洋,气候温暖,如今是亚欧大陆东部最大的都市。

      “才不是,因为爷爷说一月中旬还要去伦蒂尼姆那边的实验室,假期哪里也去不了,就说让我和他一起留在学园岛算了。”

      唉,虽说出去玩玩什么的也随我便,但是一个人也没地方可去,我就留在学校了。夏映光叹了口气,可想而知他心情为什么这么糟糕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假期解除了对动力装甲科学生的外出限制。

      对夏映光来说只是鸡肋罢了,毕竟一个人也没有出去的意愿。

      “那么你呢,一整个假期都待在家里?”

      “是啊,我没什么事情可做,就看看杂志,玩玩游戏之类的吧。过年嘛,大家不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