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殿果然是冷僻之所,殿门紧闭十分沉寂,里头景象丝毫也不叫人窥见。

    斐孤立于殿外,望那云雾之中的匾额,那字玉刻一般,十分潇洒。他轻轻扣门,不一会儿就有位红衣仙童微开一角走出殿门,但并不邀他进殿,只恭敬问道:“神君何事?”

    “昨日蒙司命神君引路,今日特来拜谢,烦请通报。”斐孤谦和笑道。

    那仙童低眉颔首:“请神君稍候片刻,小仙前去通报。”说罢便转身进殿,门扉随之再次紧闭。

    斐孤站在原地耐心等待,那仙童去而复返,又领着另一个圆脸仙童同来,这次殿门大开,二人邀他入内:“神君请。”

    斐孤这才得以踏进司命殿,甫一入殿,那葱郁高大的仙树便映入眼中。这树同他所见过的仙树都不相似,几乎占庭院大半,那雨过天青的色泽既美且冷,光华流转之间,转瞬又变为柔柔新绿,树上满是红线垂挂,无数桃木制成的命牌成双而系,枝叶交结,无风自动,相互碰撞,声音清脆很是动听。

    斐孤微微走近,没有闻到一丝草木香气。

    “神君,此乃命缘树。”那圆脸仙童性子活泼些,见他多瞧了两眼便笑嘻嘻同他解释,却被先前那红衣仙童使了眼色,示意不要多嘴。

    斐孤朝那圆脸仙童微微一笑,那仙童也不理那红衣仙童,就开开心心领着他往前去。

    觅芝见松谣又不知分寸,也实在无奈,只好紧跟其后。

    殿内陈设极为简单,不似他殿内风雅,也不似天机宫华美。只有一方梦石案,长案之上摆了红黑二墨,铺以桃花纸,笔架上只两管笔,两侧月白玉架林立,上头堆满书册,纵横层迭,秩序井然,不似天机宫那般散乱。

    四周也无字画,更无摆花,满殿无香,冷清如雾。只案牍前方不远不近的一处突兀地摆了一方楠木卧榻,看起来有那么一丝人气,想来应是司命小憩之处。可这放眼望去,除了那长案后的月椅,并无半个供来客落座之地。

    司命从那玉架后走出,还是那张冷丽出尘的面孔。

    “小神斐孤,特来拜谢神君昨日引路一事。”斐孤客客气气地行礼,挂上招牌的温柔笑容。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神君无需专程为此事来道谢。”司命没什么表情。

    斐孤从袖中拿出一束紫色楝花,枝干修长,香味缱绻,霎时满殿生香。

    他轻轻递给司命:“斐孤初来乍到,神君肯帮忙自然是要多谢的。那日见神君发间簪着此花,便冒昧带了此花送与神君。”

    司命看着那花,又看那腼腆温柔的少年,修长如玉的手指颤抖着捧花,像是生怕她拒绝。她顿了顿还是接过了:“多谢。”

    “神君喜欢就好,我实是不知如何感谢才好。”他似乎很开心,颇有些雀跃。

    司命将那花置于长案之上,淡淡道:“今日神君来谢过,此事便了,以后不必再谢了。”

    言下之意是日后莫来纠缠。

    斐孤有些受伤:“斐孤是否有何不妥之处惹神君不喜?”那张俊雅讨巧的面孔有些黯然,他试图低头掩去神色,轻声道,“我只是想和神君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