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之间,枫林退去,斐孤又回到冥府之内。

    殿内毫无变化,灯火通明,满殿冷落无声。司命站在他不远不近之处沉默地看着他,如他所愿不再开口。

    掌哀芝的痛楚在离开空花幻境的瞬间成倍反噬而来,斐孤一张脸惨白,也不知说什么是好。

    司命动了,似乎要转身离开。

    斐孤一急,在她转身的瞬间两步追上,从身后骤然抱住她,茫然压抑道:“你要去哪儿?”

    司命被他死死搂住也不挣扎,无动于衷道:“我认为你应该独自静一静。”

    “为何?”斐孤抱着她却也觉得空洞,只是从混沌的梦境中醒来,下意识地不想放开她。

    他直觉自己又做了一件蠢事,她离他更远了。

    不,从来就未曾近过,又谈什么更远呢。

    司命却不答,想了想忽然道:“你之前说我替你解掌哀芝,你便放了他们。我有一个法子,可以一试。”

    斐孤放开她,退后一步,脸上满是警惕之色:“你又要给我吃忘情丹?”

    “不是。”司命转过身来,走近他,“不过是移花接木之法。”

    斐孤不懂她的意思,却见她瞬间变出一把匕首,抬手便在自己掌心割了一刀。

    斐孤立刻紧张地上前一步,正准备抓住她的手,司命反手握住他的右手腕也在他掌心划了一刀。

    斐孤有些愕然,看两人手心的血色蔓延。司命面不改色地握住了他流血的那只手,缓缓闭上眼。

    二人掌心相贴,斐孤的血是冷的,司命的血是热的。

    斐孤僵在原地,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被抽丝剥茧般往手心涌入,脱离了他的身体。

    与此同时,掌哀芝的痛楚在消退,而他看着司命闭眼安静的神色,才明白什么是移花接木。

    她试图将掌哀芝转移到她的体内,她无情无欲,那么掌哀芝自然消弥。

    只是,为什么她这样干脆?

    她相信解了掌哀芝,自己便会如约放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