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入夢【1v1】 > 第二十八章:現實生理課(完)
    

      虽然进行了充分的前戏让花穴得到了扩充和润滑,但是韩觉的尺寸相比较娇小的花穴还是相当的过分了,堪堪把蘑菇头的部分挤进去后,柔滑的贝肉死死的卡住了冠状沟的位置。

      韩觉嘶嘶的抽着气,前端被完整的包裹着,他整个下身都感觉一种莫名的瘙痒,性器不耐烦的在花穴里抖了抖,仿佛被吸住了一般,身体有种被要被拉扯进去的摩擦感。

      女孩子的身体即使想象了无数,手指也提前体验了,但是真正触碰的时候还是感觉不可思议的柔软。

      『呜呜……痛……』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东西进入过的花穴不由紧张的收缩着,试图把它赶出去;

      乔墨感觉下身被橕的发痛,又痛又胀,好像身体要被劈开一样,但是这种酸胀里面又夹杂着一丝说不上来的酸麻空虚,花穴口被橕大到了极致,花壁里面所有的褶皱都被橕开,那些手指所触碰不到的敏感点此刻牢牢的摩擦着敏感的蘑菇头。

      感觉到了强烈的阻隔后,韩觉没有强求,光是前面这一段被包裹的感觉就已经让他兴奋的想要射出来了,那种涨溢感和被包裹的快感在他的全身蔓延,下身仿佛都要随着一起挤入一样。

      他就着龟头挤进去的那一小段开发的区域,快速而浅浅的抽插着,既不逼迫里面放松也不脱离花穴口,只是这种试探性的抽插,仿佛随时就要离开,又仿佛随时要冲刺一样的感觉惹的人心脏都不安起来。

      因为角度的原因,没能进去的性器青筋密布的柱身来回的摩擦着花穴口的珍珠和贝肉,敏感度和压迫感全部加倍。

      浅浅的胀痛很快变成了难平的欲壑,感官全部集中到插入口,只是花穴口的强烈刺激让身体深处更加的空虚,

      『呜……嗯……阿觉……』难耐的空虚让乔墨主动勾住了韩觉的腰,不等他插入,直接迎着他的方向挺着腰撞进去,这一下就把性器整个吞了进去连根没入,只留下囊袋拍打在肉体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两个人的下身撞在一起。

      『墨墨……别……唔……』鲁莽而大胆的动作吓了韩觉一跳,但是被充分开发的花穴口还是死死的缠住了性器,从未被触碰的地方被粗长的性器陡然撞穿,那些手指都到不了的深处仿佛一个吸盘,死死的吸住闯入的异物,被绞弄的又痛又爽的感觉让韩觉闷哼出声。

      『啊啊啊……呜……痛……』身体深处被橕开的痛楚混和着胀痛让乔墨绞紧了身体里面的异物,明明是自己主动的但是事到临头,却被过大的性器狠狠的教训了一下,痛的哭了出来。

      被极致的柔软全部包裹住狠狠的绞弄,这种紧致的触感,和花壁里的凸起摩擦的快感让韩觉简直想现在就缴械投降……

      他一边忍耐想要疯狂抽插的冲动,一边亲着因为痛楚而哭的一塌糊涂的墨墨,即使是痛到身体都紧绷了,她也不曾推开他,心里泛起绵软的怜惜,细密的吻将她因为痛楚而流出的眼泪全部舔掉。

      虽然有点心疼,但是一点也不后悔的韩觉抱着哭出声的墨墨,心里诡异的昇起一股满足感……

      就想这一刻永远停住,墨墨永远的在他的怀里,他们的身体结合在一起,不管他做的多么过分,都不会生气。

      等她的身体慢慢松弛下来,他缓缓的在她的身体里抽插,性器的凸起摩擦着花壁的凸起,细细的按摩着那些手指无法抵达触碰的地方,大量的花液从身体深处涌出来,润滑着彼此的连接处。

      性器每一次的轻微变化都会引起身下的人小小的颤抖,双腿完全合不上了来,为了容纳过大的性器,身体被完全打开,只能这样承受着颠覆性的欢愉。

      原本细细的哭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味,带上了一丝丝软软的呻吟,敏感地带被性器胀大的身体仔细的研磨,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不放过,顶到深处时还摇晃着打着圈,仿佛想要连囊袋也一起撞进去。

      察觉到墨墨声音的变化,他的吻落的更加细密而大胆,下身也开始有深深浅浅的试探着,不断地加快节奏。

      乔墨一直是偏瘦的,胸部勉强可以说小巧挺拔,腰肢纤细小腹平坦,但是此刻因为性器的填充,平坦的小腹上隐隐显示出微微的凸起,随着他的进攻的节奏而反復变化,胸前的雪峰荡漾成一片乳波,看的人心潮澎湃。

      性器捣弄着柔软的花穴,丰沛的爱液被捣弄出曖昧的声音,肉体的拍击声听的人脸红心跳。

      床也跟着这渐渐激烈的节奏而发出吱呀的微响……

      乔墨扭着腰,不知道是想要逃开还挨近,但是不管怎么弄,韩觉的冲击的节奏都不断的加快,仿佛整个人都要撞进她的身体,融化在那一片温暖的湿地之中。

      腰肢被掐住,身体被顶的滑到上面,又被腰上的手拉住,只能这样被动的承受这样的撞击。

      身体又酸又涨,被摩擦的花穴更是敏感到了极致她甚至能感觉到因为性器因为这肉体过快的摩擦,而兴奋的在花穴里面又涨大了一圈,把她身体塞的满满当当的……

      堆积的快感不断的身体里发酵,让她放弃了思考,一向清明脑子现在变成了一片混沌,只能迎合着身上人狂风暴雨般的节奏。无数的爱液混合着些许鲜红的液体被过快的抽插捣弄出来,变成了粉色的细沫,将两人的连接之处弄的泥泞不堪。

      每一次性器抽出的时候几乎仿佛要连着花穴一起带出去一样,鲜红的花壁被带的外翻出来,然后在復捣弄进身体最深处。

      身体不由自主的痉挛着,无意识的攀附着对方的手臂,像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被拍打的狼狈不堪。

      『嗯……不要了……呜呜呜……阿觉……』身体里不断重復的快感像浪潮一样冲击着意识,肚子里被顶弄的又酸又麻,乔墨无意识的呻吟着,腰肢却不由自主的还是向着身上耕耘的人挺过去,迎合着让性器顶入最深处。

      『墨墨……啊哈……我要射了……』韩觉抱着身下的人,感觉也到了极限,不由的加快了速度,如同落雨一样的拍打声回荡在室内。

      男女的低喘和呻吟仿佛是这个房间唯一的主旋律……